福彩3d试机号|最新试机号分析总汇
 

   

     這是目前唯一系統揭示政壇人物的發跡迷信思想,千變萬化的政壇人物神秘荒誕的紀實文學。

 

末代皇帝溥儀之三

     溥儀登基時,父親脫口而出:“就快完了!馬上就回家了!”不幸成了得到靈驗的預言。

 

愛卜卦的溥儀

 

     公元1911年10月10日,湖北新軍在將翊武、孫武、熊秉坤等領導下起義,發動了辛亥革命,推黎元洪為臨時都督。一時之間,湖南、陜西、江西、山西、云南、上海、浙江、江蘇、貴州、安徽、廣西、廣東、福建、四川、山東,接連獨立和光復,12月25日,孫中山至上海。29日,孫中山被選舉為中華民國臨時大總統。1912年元旦,孫中山在南京宣誓就職。

 

     1992年2月12日,隆裕太后發出清帝遜位詔書。民國政府給末代皇帝優惠待遇,溥儀皇帝尊號不變,由民國政府以外國君主優待之禮相看,每年負擔四百萬兩銀子的費用。如果鑄造新幣之后,則改為銀元四百萬。紫禁城仍由清室使用,一切侍衛人等照舊,臣屬任其自由選擇,宗廟陵寢,也奉祀如舊。    

 

     從此,中華民國的北京城里還有一個城,一個享受封建皇帝特權的紫禁城,糊里糊涂登上了皇帝寶座,又糊里糊涂被他人宣布退位的溥儀,就如一只圈起來的猿猴,只在籠中稱王稱霸,不出宮門。

 

     流言誹語又傳開了,溥儀有皇帝福相,只可惜慈禧毀了妙高峰的白果樹。不過能在紫禁城中依然稱帝多年,無人動他,與歷史上被趕下臺的皇帝只有死路一條,顯然大不一樣,可見有神護佑。

 

     公元1916年袁世凱復辟,自稱洪憲皇帝,不過八十余天,碰上二次革命,一蹬腿,也就死丁。大清宣統皇帝溥儀則穩如泰山,還在皇宮之內。

 

     如此這般,再加上總管太監張謙和、皇帝老師陳寶琛、母親瓜爾佳氏等,都想著恢復祖業,一天到晚在溥儀面前念叨,廢帝溥儀也就心活了。特別是陳老師寶琛,與王爺、內務府大臣們每天卜卦,都為復位解卦,堅定了溥儀及遺老遺少的復辟決心。

 

     陳寶琛曾虔誠而又神秘地對溥儀稟報卜卦結果,取出一張紙條,上面工工整整地寫道:我仇有疾,疾,吉!

 

     陳寶琛誠隍誠恐說道:這是臣燒炙龜甲和卜筮蓍草之后所得的《易》卦,乃困之恒,大人吉,無咎,利貞,利有攸往。現今雖一時受困,終歸無人能危害于皇上,是個吉卦

 

     他還搖頭搖腦,花白胡子一翹一翹,頗為心滿意得地說道: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不論什么元兇大憝,作孽如此,必不得善終。不我能疾,不我能疾,我仇有疾,猶是不我能疾!優待條件載在盟府,為天下所公認,誰又能為疾于我?皇上寬心,有了此卦,靜候復位便是!

 

     袁世凱死后,舉國同慶。紫禁城也是一片歡騰,太妃、宮女、太監和內務府大臣們相跟著到護國神協天大帝關圣帝君像前磕頭燒香,七嘴八舌:袁世凱之敗,乃其動了鳩占鵲巢之念!帝制非行不可,但一定要舊主!一本朝深仁厚澤,全國人心思舊!

 

     善耆、溥偉、升允、鐵良四位王公大臣,更是積極實現卦象所示,不惜與日本浪人、軍閥、財閥等相勾結,并以勤王名義,招募滿蒙武裝,編練軍隊,其中蒙人巴布扎布所率幾千人的軍隊,一度打到張家口。

 

     兩廣巡閱使陸榮廷覲見清帝天顏,并報效崇陵植樹一萬元。不剪辮子,并不準許所率宣武軍將士剪辮子的辮帥張勛,參見宣統,跪清皇上圣安……

 

     一件又一件事,陳寶琛、梁鼎芬、朱益藩等眉開眼笑,卜卦之象不日就可實現。果然,張勛操縱數次徐州督軍會議,成立督軍團,以驅逐總統黎元洪為名,由安徽督軍倪嗣沖率先宣布獨立。接著奉天,直隸、河南、山西、山東、陜西、浙江、福建等省督軍相繼通電,與北京中央政府脫離關系,以達到驅黎目的和張勛復辟目的。

 

     1917年6月7日,張勛應黎元洪之邀作為調停人,率辮子軍入京,舉行了一連串的活動,6月27日,康有為化裝潛入京城,為張勛復辟運籌謀劃,30日,張勛等于清宮 內召開御前會議。次日,即7月1日,張勛宣布復辟,取消中華民國,宣統再登九五之尊。

 

     在此之前,北京城里早就傳開了一句不知哪一位術士的讖語:丁已飛龍,復位宣統。一時之間,龍旗在北京城里,成了稀有之物,大清朝服、頂戴更是搶手,連假辮子也價值不菲。

 

     醇親王府中喜氣洋洋,福晉瓜爾佳氏高興得直掉眼淚,說道:祖上積德,我們府中龍脈未斷,老天有眼,讓大清的天下又回來了!隨后,便張羅溥杰與張勛女兒的婚事,可惜,術士小神仙兒算來算去,兩命相克,只好怏怏作罷了。   

 

     宣統皇帝在宮中,一方面為復位而興高彩烈,另一方面則為討逆軍起而擔憂不止,天天占卦,并領著太妃和太監們到欽安殿,向真武大帝和關帝禮拜、燒香。當奏事處太監傳來護軍統領毓逖稟報的消息,稱張勛辮子軍打了勝仗,就被看成是禮拜關帝的術數起了作用,太監都神秘地傳說,關帝乘騎赤兔千里馬渾身是汗,養心殿西暖閣存放關老爺青龍偃月寶刀和盔甲的地方,一片穿戴盔甲和拿放兵器的聲響。張勛能打敗討逆軍段祺瑞,正是關帝圣君顯靈護駕,溥儀親手摸過木雕的赤兔馬,果然潮乎乎的,好似出過汗一樣,盔甲和青龍寶刀,似乎也真被動過。

 

     這么來,宮內外,皇帝奴才,頗生了幾分膽氣,以為真有神靈和祖宗的保護。上上下下,因之都鼓起勇氣,為復辟,為維系大清朝廷效死力。溥儀這第二次升龍廷,雖在舉國討伐,段祺瑞馬廠誓師,大軍猛攻之下,也穩坐了十二天皇帝寶座。    

 

     1917年7月12日,張勛等分別逃入外國使館,復辟失敗,溥儀再次退位,我仇有疾,不我能疾,吉!退位也未發詔,而由北洋系三位元老,當時的大總統馮國璋、總理段祺瑞、太傅(后來任大總統)徐世昌定為張勛率領軍隊,入宮盤踞,矯發諭旨,擅更國體,違背先朝懿訓。沖人(溥儀)深居宮禁,莫可如何。此中情形,當為天下所共諒者!與溥儀無關。

 

     既然祖宗有靈,術數顯吉,溥儀自己卜卦占驗,也深覺仍有做皇帝的命,一心在做夢。陪著溥儀做夢,乞求上蒼和占卜術數的人很多,也不知起了多少課,卜了多少卦,總說是可以復位。因而,三位老臣鄭孝胥、陳寶琛、羅振玉,師傅梁鼎芬、朱益藩、世續、徐世昌、以及其他大臣,為了復辟,幾乎日日都在四處活動。

 

     當初攝政王告退,選定世續和徐世昌做溥儀的太保,就在于他們的名字起得好,極其吉利,可將大清愛新覺羅氏的皇位世代相續,世代昌盛,重新復位。

 

     可惜的是,活動來活動去,卦象所示的結果一直未能到來,復辟清室遙遙無期。

 

     本來值得他們慶幸的,還能按照與中華民國中央政府所簽優待條件,住在紫禁城內,仍是皇上的氣派,1922年溥儀想以大婚,煽起遺老遺少的復辟熱情。當時確實有不少前清人入宮進貢,頂戴花翎一大片,連民國各重要人物,一些軍閥和政客也紛紛送禮,熱鬧了一陣,給小朝廷注射了支強心針。

 

     拖到民國十三年(1924年),連這點慶幸也失去了。溥儀及其遺老遺少們被稱為北京政變的風浪掃出了紫禁城。

 

     在這之前,發生了一件不吉之兆,端康皇太妃突然去世,臨終竟將慈禧太后臨終之言復述了兩遍:我要回老家。我去了!小王朝內務人一聽,不啻壓上了一塊巨石在心上。因為,慈禧此言、載灃之言,回老家三個字,乃大清玩完的讖語。

 

     此時又正好發生第二次直奉之戰,直軍總司令吳佩早在北京四照堂召集高級將領會議,在下達作戰命令和部署時,念到一半,電燈突然滅了,良久才重新明亮,直軍第二路司令王懷慶附在第四路司令馮玉祥耳旁低聲笑道:不吉!不吉!這是不吉之兆!馮玉祥點頭微笑。 

 

 

     果然,馮玉祥于1924年10月19日,從直奉戰爭前線古北口回師,倒戈以驅曹錕大總統和吳佩孚總司令。22日,馮軍到北苑,由鹿鐘麟率部,在孫岳接應下,夜十二時 開入北京城。23日,北京人睜開眼睛,看到的是各要害處全是左臂戴著:不擾民,真愛民,誓死救國紅袖標的馮玉祥子弟兵,接受的是北京政變,囚曹驅吳的事實。

 

     對盤踞于一隅的清室和溥儀,這可是天大的不吉利。馮玉祥主持下成立的以黃郛為首的臨時內閣,秉承馮玉祥意思,作出決議,要將中華民國殘留在滿清辮子溥儀小朝廷,從宮中驅逐出去。

 

     11月5日晨,警備總司令鹿鐘麟、警察總監張璧、清室善后委員會委員長李涅瀛(三人都是前清大臣后人)率軍警入宮執行。溥儀又能有什么回天之術,被迫在出宮文書上 簽字。中午,許多王公大臣聚集東曖閣,捶胸頓足,痛不欲生,皇帝之父,醇親王載灃摘下自己的花翎頂戴,扔于地上,垂頭喪氣又將那句讖語說了出來:完了,大清朝!大清,完了!回老家吧!

 

     世上之事往往難以逆料,滄海桑田,變化無窮。

 

     北京政變和馮王祥決心驅逐溥儀出宮,本是國民心愿,也是正當義舉。可是,因為術數的影響,以及溥儀及其身邊各人的復辟迷囈,給中華民族又帶來——個極大的恥辱,溥儀第三次做了皇帝,可卻是日:本侵略者卵翼之下的偽滿洲國兒皇帝。

 

     如果溥儀不出宮,他們這一個小小朝廷不會停止復辟,但有一條可以肯定,他不會成功復位,他也做不了第三次皇帝,也不可能做日本的傀儡皇帝,成為與汪精衛一樣的最大漢奸(應稱滿奸,還有蒙奸等)。日本帝國主義者將無機可乘,或者連偽滿洲國都無從建立起來,要另外成立類似南京,河北等地的漢奸政府,作為統治東北的代理人。

 

     世間相傳,術士津津樂道的亡清驅滿讖語,確實有了注腳,使人們覺得術數更加神秘和可信,那么,又出現的征兆,也是可信的,這個吉祥如意的征兆,是溥儀重登寶座,再次南面的先兆。

 

 

     清宮中有一顆極其珍貴的寶珠,當初康熙皇帝在頤和園中見昆明湖內祥氣如靄,心知神靈保佑,遣極高水性者下湖,捕撈到一只碩大蛤蚧,內有一珠,長近二寸,形狀與橄欖核相似,晶亮瑩潤,找不到一顆超過它的珍珠。所以,康熙將此珠嵌于皇帝大典所用的朝冠之上,歷代相傳,只要是盛典,皇帝必戴上嵌有這顆寶珠的頂戴,以示隆重。紀昀《閱微草堂筆記》中是有記載的。

 

     北京人都知這顆傾城傾國的寶珠,品級低而戴白頂子的官吏,為了自嘲,以及反駁回擊他人的譏諷時,便常常說:你別看我戴的是白頂子,連皇上還戴白頂子呢!

 

     清宮相傳,此珠乃清室龍運的物證,一旦清廷有難,此珠便隱而不現,一旦劫難過去,又重新出現,遠的不說,就如庚子年(公元1900年)八國聯軍侵入北京,此珠便怎么也找不到,過了這一難,此珠又不知怎么找了出來。辛亥年(公元1911年)宣統遜位,此珠又是杳無蹤影。

 

     這一次,溥儀被馮玉祥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的軍警驅逐出紫禁城,回到醇親王府后,這顆最為珍視的珍珠竟不翼而飛,有關人等在北府(相對于光緒時的醇親王府邸而言)寶堂和樹滋堂中,無不黯然傷神,以為此珠隱去,大清帝國的復辟和溥儀的復位,就是永遠不可能的事情了。

 

     溥儀著急,他的堂弟,恭親王載濤之子載佳也著急,帶著幾個人,翻箱倒柜找了一番。結果,從一只裝衣服的皮箱內將此珠找了出來,而將此珠攜出的隨侍嚴桐江,立即升為司房管事,找到此珠,從而堅定了溥儀繼續做皇帝的信心和決心。

 

     其實,溥佳在《1924年溥儀出宮前后瑣記》(《文史資料選輯》第35輯,及《溥儀離開紫禁城以后──愛新覺羅家庭成員的回憶》一書,文史資料出版社1985年版)中說得是比較科學和客觀的:當時,真是如獲至寶,欣喜非常。其實并不是這顆頂珠會不翼而飛,原是溥儀平素有些馬馬虎虎,對任何物件到處隨便亂置的緣故,在宮內像這種迷信傳說,真是不勝枚舉,為的就是把皇帝說成是天神一般,天下的奇珍異寶都是為皇帝一個人來享用的,這就是歷來封建統治階級所常玩的一套把戲,用來迷惑人民,在偽滿時期,每逢陽歷元旦,我還看見溥儀偷偷地穿上朝服,戴上這珠頂朝冠,在祖宗牌位前行叩首禮。

 

     術士和普通人都相信這個神話,認為寶珠失而復得,正是復辟和復位的吉兆。在鄭孝胥和金梁的安排下,日本覺得奇貨可居,將溥儀接入使館,接著乘火車,換輪船,在天津做了七年日租界的寓公之后,在1931年11月,由日本特務和軍隊護送到了滿鐵第二碼頭──營口,接著,他實現了多年夙愿,在日本人的監視下,做了滿洲國的皇帝,以圖 恢復祖業。

 

     溥儀又穿上了龍袍,深信是祖宗和神靈所護,對他母親誠祭狐仙、父親叩首山神,更是無一時忘懷。每月初二和初六日,對狐仙山神致祭,稱為大仙爺小供,年終大祭,稱為大仙爺上供,本來,他要在長春偽滿皇宮懷遠樓東邊隙地建一狐仙廟,因日本天照大神光臨而不果。

 

     溥儀什么都信,只要是術數,以至于吃齋念徑打坐唱佛,樣樣不拉,每天,他都要在固定的時候,先念經念咒,然后便從桌上拿起個筒,擺錢卜卦,根據硬幣出現的正反次數和順序,查閱一本專用的卦書《諸葛亮馬前課》,從書中卦詞定吉兇和處理軍政的方式。

 

     這本諸葛神課,是他每日必做的功課,自他九歲得到師傅陳寶琛傳授后,每天卜卦。有一次,這本卦書在裝箱時,被紅藥水染紅了一角,溥儀極其惱怒,認為是不吉之兆,本來,紅色是代表吉慶的,但溥儀認為與血相同,因而有劫。

 

     此次接到往日本拜訪天皇通知后,溥儀卜得了一個上上吉卦,溥儀便欣然出訪。所謂天照大神,裕仁天皇不過是指著一張桌上的三樣東西:一把劍、一塊勾玉、一面銅鏡,這三件神器,便代表天照大神。

 

     溥儀雖然在心里想,北京琉璃廠要尋這些東西,要多少有多少,辛亥革命之后,太監從紫禁城偷出去的東西,就算是些雞雜鴨碎,每一件都比這些玩藝值錢,可是相信術數的溥儀,既然由日本人幫他第三次做了皇帝,還想光復祖宗占有全國之宏業,也就是信了這神圣不可侵犯的大神。

 

     溥儀迎回天照大神后,在長春帝宮中建了一座:建國神廟,并設立祭祀府,任命曾任日本近衛師團長、關東軍參謀長和憲兵司令官的橋本虎之助任祭祀府總裁,沈瑞麟為副裁。每月的初一、十五,由皇帝溥儀率領,并有關東軍司令陪同,滿洲國上下官員,共同祭祀禮拜。

 

     另外,各地建立了十一座天照神廟,規定90度鞠躬禮,定期祭祀,并發布《國本奠定詔書入日本關東軍還禮請了一位著名神道專家,日本皇太后的神道講師筧克彥,給溥儀和偽滿大臣們講課。

 

 

     溥儀對日本術士筧克彥說的話記得很清楚,他說:這個神道專家講課時,帶來了不少奇奇怪怪的教材。比如一張紙上,畫著一棵樹,他講道:這棵樹的樹根,是日本的神道,也是日本天皇的祖先,上面的枝,是各國各教,所謂八一字,就是一切根源于日本這個祖字,又一張紙上,畫丁一碗清水,旁邊又畫了若干醬醋瓶子,說:清水是日本神道,醬醋瓶子等是世界名宗教如佛教、儒教,道教、基督教、回教等等,說明全世界盡管有各種宗教信仰,但教不純粹,只有日本神道才算正如同純凈的水。別的宗教的發源本是來自日本的神道(凈水),可是已經夾雜了各自的流派,所以不是凈水,而是醬油、醋……。還有不少奇談,詳細已記不清了,后來我聽到關于一貫道的說法,想起那棵大樹來,覺得好像有點相像,這個筧克彥給日本皇太后講課時,她聽著有什么反映,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我的偽大臣們,有的雖道貌岸然,也忍不住要笑,有的索性睡著了,偽軍政部大臣于琛澄(實,氵+山+王+攵)綽號叫于大頭的,聽道的時候竟歪著大頭打起呼嚕來(后來不知為什么竟被撤了職),這位筧克彥臨走,還給我留了一大套畫著大樹和醬醋瓶子的書,總有尺多高,我不知道日本這碗清水在醬油瓶子的占領之下,日本皇室成的人是否還在聽筧克彥先生的課程。

 

     不管是占卜,搖卦、狐仙、風水等中國術數,還是天照大神的日本的術數術士,最終也保不住滿清最后一位皇帝的鴻運龍脈。女真人和后金政權崛起于白山黑水之間遼闊的東北松遼大平原時,因相敵對的明朝為火德,為了壓住明朝所奉,以陰陽五行術數中的五德循環,相生相克,選擇了水德為朝廷所行之德。所以,改女真族為滿洲族,改后金為清,年號為順治,全都帶有水德。滿清水德確實如愿以償,進入山海關,踏破大明八千里山河,大清在北京紫禁城中的皇帝們,前后十一位,端坐龍床上。

 

     不過,以水德而興的滿清,不知是否為歷史開了一個在玩笑,或者冥冥中真有什么術數所說的劫與運,滿清又是在上而亡,失去天下。

 

     大清國的衰運,始于麒祥政變后慈禧太后垂簾聽政。在這開始倒霉到最后滅亡的五十年中,三個皇帝都與水有關系:同治皇帝載淳、光緒皇帝載湉、宣統皇帝溥儀。,全部帶水,卻不能阻大清之衰運。

 

     1945年8月17日,三次做皇帝的溥儀第三次宣布退位,隨身帶著神課、卦筒,拎在偽神官提包中的天照大神倉猝出逃,隨后為蘇軍所俘,送入蘇聯境內,隨后又至,撫順戰犯管理所,進行學習和改造,1959年獲特赦后回到了北京。

 

 

    ① 參見溥儀《我的前半生》及《文史資料選輯》第26輯溥儀著《復辟的形形色色》。

    ② 馮玉祥:《我的生活》下冊,黑龍江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第399頁。

相關文章:
溥儀登基  一個道士決定了誰當皇帝
戴笠的鴻運和霉氣 生肖的守護神
福彩3d试机号 五分赛车最稳计划 广东福彩微信电子投注 时时彩稳赚不赔公式 吉林快三精准计划软件 手机上每天稳赚10元的 彩票双面盘1.995返水0.5% 青海快三规律表 6码滚雪球计划 香港必中大包围 2016欧洲杯赛事投注网